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腾讯分分彩 > 德育之窗 > 德育活动 > 正文内容

A股指标回暖,M2增速超预期!重要指标创近8年新高,降准有空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1-18 浏览次数:

  
 

   1月16日,央行公布的2019年12月金融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末,广义货币(M2)增速达到%,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万亿元,均好于市场预期。 特别是中长期融资回升明显,显示实体融资意愿的持续回暖。 当月金融数据中,还有一个重要变化,就是社融统计口径的再度调整。

  
 

   央行公告称,2019年12月起,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将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与原有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合并为政府债券指标。

  
 

   央行为何要调整社融统计口径?如何看待全年的信贷社融情况?未来降准降息是否还有空间?1月16日,央行召开新闻发布会,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等出席发布会,回答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 从1996年开始,沪指与M1同比增速存在较高的正相关性,M1增速也在持续回升,先看金融数据亮点:1、2019年12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万亿元,同比增长%,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 新增公司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为%,较上年上升了个百分点;中长期贷款的比重提高,尤其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创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 2、货币增速回升,2019年12月末,M2同比增长%,预期%,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个和个百分点;M1同比增长%,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个和个百分点。 有机构分析认为,实体信用改善推升M2增速,信贷社融回升驱动存款回升是主要原因,同时,财政继续积极产生助力作用。

  
 

   M1增速回升,也显示企业经营活动继续改善。

  
 

   3、去年拉动社融增量结构性特点突出,主要表现为贷款、债券多增,表外融资同比少减。 具体来说,去年信贷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增强,全年对实体经济领域发放的人民币贷款比上年多增万亿元;企业债多增较多,占同期社融比重同比上升1个百分点。

  
 

   表外融资三项(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去年减少3万亿元,同比少减万亿。

  
 

   社融统计口径调整,更好地支持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协调此次社融统计口径调整并非首次。

  
 

   为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方法,央行自2018年7月起将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和贷款核销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在其他融资项下反映。 时隔三个月后,2018年10月,央行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融规模统计口径中。 在谈及此次为何社融统计口径调整,阮健弘表示,央行一直适时完善社融统计口径,对于是否将全部债券纳入社融统计规模进行了充分论证,当前把全部政府债券纳入社融统计规模条件成熟。 这种调整利于宏观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出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更好配合的需要,客观上需要一个指标反映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信用总量的影响,更好支持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

  
 

   阮健弘表示,社融指标自2011年公布以来,较好地反映了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该指标大体分为两部分:一是信用总量,包括贷款、银行承兑汇票、债券等;另一类是权益类的股票融资。

  
 

   其中信用总量有三个维度:一是从发行部门的角度,此前包括非金融企业和住户部门,现在调整后还包括政府部门;二是持有部门;三是金融工具。

  
 

   2015年以后,从国际经验看,为了更好地评估公有债务和私有债务,国际清算银行完善了信用总量的统计口径,将广义政府债券纳入信用总量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建议信用总量可以纳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债券。 阮健弘称,此次口径调整后,去年12月末,社融存量增速达到%,较完善前增速低了个百分点,总体保持稳定。 未来央行还会根据全社会金融活动发展情况,评估对指标的影响,并适时完善。 此外,阮健弘表示,去年拉动社融增量结构性特点突出,主要表现为贷款、债券多增,表外融资同比少减。 具体来说,去年信贷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增强,全年对实体经济领域发放的人民币贷款比上年多增万亿元;企业债多增较多,占同期社融比重同比上升1个百分点。

  
 

   表外融资三项(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去年减少3万亿元,同比少减万亿。 存款基准利率还将长期保留去年开始,MLF操作常态化,每月月中进行一次操作。 对于未来降息究竟是看哪项利率指标,孙国峰表示,开展MLF是市场化操作,中标利率是金融机构投标决定的,取决于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和市场供求因素变化。 市场关注MLF利率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与LPR报价挂钩,LPR改革是疏通市场利率到贷款利率的传导效率。 从利率水平看,LPR报价利率是MLF利率加点形成,实际贷款利率是金融机构在LPR基础上根据风险溢价形成的。

  
 

   也就是说,实际贷款利率与MLF之间有两层加点传导关系,去年8月LPR改革后,目前一般贷款平均加权利率较7月下降个百分点,大于改革后的LPR下降幅度,LPR降幅大于MLF降幅,说明LPR改革提升了传导效率。

  
 

   孙国峰称。 孙国峰强调,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应当更加关注实际利率的变化。 降息问题的重点还是要看贷款实际利率,去年以来,贷款实际利率明显下降,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明显下降。 LPR改革后,贷款利率市场化程度提高。 存款基准利率还将长期保留,继续发挥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我国利率体系压舱石的作用;同时,央行对于存款基准利率会根据国务院部署、综合考虑物价等情况适时适度调整。

  
 

   孙国峰表示,去年市场利率整体下行,尤其是市场利率已经下降较多,2019年12月末,债券回购利率较2018高点下降1个百分点,10年期国债同比下降个百分点。

  
 

   12月,新发放贷款的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是2017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进一步降准存在有限空间自年初央行全面降准个百分点后,目前金融机构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其中,大型银行平均法定存准率%,中型银行%,小型银行(主要是服务县域的农村金融机构)因大多数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目前法定存准率多数为6%。

  
 

   在谈及未来是否还有进一步降准的空间时,孙国峰表示,发达国家经济体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低,但超额存款准备金率高,所以相比之下,我国总存款准备金率比较低。

  
 

   与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存款准备金率处于中等偏下的水平。

  
 

   存款准备金率具有维护金融稳定、抵御金融风险的作用,当前维持一定水平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有必要的,我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目前处于适度水平。

  
 

   当然,根据宏观调控需要,进一步降准也存在一定空间,但这个空间是有限的。 孙国峰还表示,12月CPI上涨主要受猪肉等食品价格上涨拉动,目前CPI上涨势头已经有所放缓,通胀预期平稳,防止了通胀预期的发散。

  
 

   从基本面看,我国不存在长期通胀和通缩的基础。 2020年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注重内外部平衡,与经济发展相适应。 银行贷款用于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是市场化行为的个案2018年底以来,市场陆续有消息传出,一些地方政府与银行就隐性债务置换进行合作,如将表外非标融资置换成银行中长期贷款,外界也好奇这一债务置换的规模。 在谈及银行贷款投放增加是否与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有关时,阮健弘表示,银行贷款用于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是市场化行为的个案。 银行贷款统计口径中,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有关的领域,主要包括交通运输、仓储邮政、租赁商务服务业等领域的中长期贷款。 去年以来,这些领域的贷款规模稳中有升,并没有出现大幅增长。 其中,截至去年12月末,基础设施和租赁商务服务业等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占所有中长期贷款的比重%,比2018年同期低个百分点;从贷款增量看,该领域去年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万亿元,同比多增6500多亿元。 因此,从总量数据看,没有出现银行贷款大规模参与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现象。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